yabo手机版_yabo手机版登陆

yabo手机版,yabo手机版登录
全国水利新闻

直接净化——黑臭水体整治的长效措施(中)

2021-06-13 09:03

□嘉宾:朱建军(北京佳业佳境环保科技公司总经理)□本报记者胡争上白粪水体管理第二步:创建河道内部的净化体系记者:上周,你提及河道管理要分两步走。为什么必需分为两个阶段?第二阶段主要做到什么呢?朱建军:所谓第二阶段,我的观点是,要在河道内部再行创建一套必要净化的措施。当有部分污水排进的时候,不管是未需要尾随的少量污水,还是随雨水一块流入的大量雨污水,当它们分列进去的时候,就需要通过必要净化体系把这种污染较慢净化掉。只有创建了河道内部的净化体系,才需要较慢地缩减水中的污染量,全面提高水质;较慢地挽回长期存在的黑臭现象,全面提高河道景观与城市景观。第二阶段的效果往往立竿见影,不像第一阶段,有可能必须漫长的周期。如果措施能干,第二阶段一个月左右就能起效,从而超过长年确保河道美丽洁净的效果。人类身体健康领域不存在类似于现象:人类生存环境中弥漫着各种病菌,但是人类有免疫系统,随时歼灭外来危害病菌,维护人类身体健康。

直接净化——黑臭水体整治的长效措施(中)

而当某个人免疫系统功能下降时,就很更容易生病。公共环境卫生做到得再行好,也不有可能歼灭所有危害病菌,也救回没法免疫系统损毁的病人。忽略,有些昆虫仍然生活在污秽的粪坑里却自己不生病,因为它们有比人类强劲得多的免疫系统。大自然水体的自净能力就是它们的免疫系统,这种自净能力实质上是创建在以微生物为基础的生物链生态系统上的。但是白粪水体尤其是硬化河道基本上都是自净能力相当严重缺陷近似于零的环境,相等于先天性免疫系统缺乏症的病人,因此人类为黑臭水体修复强劲的自净能力就十分关键。而一个好的必要净化体系就是协助白粪水体修复自净能力,修复免疫系统。即便第一阶段截污做到得尤其完全,基本上没污水分列进去,第二阶段的设施也会浪费,不会之后发挥作用。因为河道里除了截污遗漏的污水,以及雨污水外,还有一些污染源,比如从地面知音过来的污水,这叫地表径流,不会带给污染物;河流、湖泊是室外的,室外有大气降尘,大气本身污染相当严重,大气里面的尘埃渐渐下陷,也不会丢弃一些污染物到水里;夏天,太阳高温照晒下,河道里会长藻,蓝藻、绿藻,这是内部的一种污染物。所以,这个河道内部的必要净化体系,一直必须。经过多年长年管理,我们有可能实在河道没有那么多污染了,但由于大气降尘,会长藻,也不有可能大自然混浊。有了这套体系,就可以把河水水质在原先基础上做到大幅提高,将Ⅴ类水提高到Ⅳ类,Ⅳ类提高到Ⅲ类。从这个意义上谈,第二阶段的河道必要净化体系,意味著不是所谓治标不治本、可有可无的短期行为,它反而是长效管理体系中必不可少的一环。我反复强调这个理念,因为目前很多专家不这么指出,他们仍然指出河道污染,就是污水分列进来了,截污是显然,在河道里面摸东西是治标。而我指出河道管理,必需分两步走,两个阶段同等最重要。如果对河道管理有较高拒绝,要建设生态文明,要想要做到城市景观,第二步——创建河道内部的净化体系必不可少。记者:你谈及治污分两步走,学界回应仅存误会,那么各地现状呢?朱建军:现实情况也是这样,许多城市治污,往往只做到第一阶段,不管一千万也好,一个亿也好,百分之百全部投进去,弄完后,一个五年规划过去了,钱都花上了几十亿,结果也没有做到完全。截污很难做100%,99%、98%都做到将近。行百步半九十,只要有10%的污水流进去,河道就还有可能是白粪的。如果能从总投资中拿走30%放在第二阶段,河水状况之后可以明显改善,这是一个资金分配问题。更加相当严重的是很多管理资金宁愿大把大把花上在河岸园林美化这种表面文章上,却一点忘了花上在黑臭水体的必要管理上。我刚刚从广东回去,许多城市,还包括政府部门、设计院,目前的工作全部是截污,所有的钱都花上在截污上,第二阶段几乎没有考虑到,一点钱也不不愿投,这就是一个误区。大约10年前,当时广东某市转了300亿元清领白粪河道,后来媒体有文章批评,300亿花过来了也没有看到白粪河道有什么转变。

直接净化——黑臭水体整治的长效措施(中)

只不过是这300亿的投资方向有问题,一条河原本一天排出污水一万吨,现在一天两千吨,白粪依然不存在。当初如果拿走个20%、30%放到第二阶段,很多河道有可能就好转了。记者:这只不过是一个理念问题,就是说河道管理必需分两步走,没第二阶段,治污就没确保。朱建军:我这里有一个反例。很多房地产商垫别墅,辟小区,开凿人工湖,这个人工湖几乎是新的凿的,没一滴污水流进去,不有可能有污水往里分列,水源也是自来水。但是往往到夏季,要不了一个月,湖水之后会长藻,水质好转,没透明度,到后来一塌糊涂,这样的房地产用户有大量案例。我在清华参与过一个小范围座谈会,校长、课题组宽、环保局宽都来了。他们在会上明确提出,我们有些河道,该拦的全部截污了,没排污口往里分列了,但是现在河水还是很差,这是什么原因呢?很多教授不了答案。当时我就讲话了,我说道这个情况我理解,你截得再行好,都匹敌房地产人工湖了,可到夏季一个月就干净了。河道截污,截得再行好,最多跟上房地产做到的人工湖吧,百分之百截污,水也替换成了自来水,底部没一丁点黑泥,全是新铺的土,新铺的卵石,可是过了一段时间,还是很脏,还得处置。由此可见,河道截污最少不过做人工湖这个地步,最后还得处置。这个反例也可以证明,创建河道内部的必要净化体系必不可少,河道管理必需有第二个阶段。记者:你并不是学水利专业的,怎么会注目到河流管理,构成这样一套理念?朱建军:这个理念实质上最初是日本明确提出来的,日本之前也走到这个弯路。上世纪90年代,日本建设省(相等于咱们建设部),积极开展了一个“清流再造21世纪计划”,仅有日本几百条河流列为规划中,全国性河流河道整治规划性质,相等于我国住建部今天于是以实行的“城市白粪水体整治”计划。大约30年前,日本的污水处理率便超过了百分之八九十,后来他们找到河道水质还是不理想,没有那么好,于是他们之后明确提出了河道必要净化的理念。那时候,我正好在日本工作,参予了这方面的产品开发。当时河道管理在中国几乎是空白,没人管,没有人治,我正好认识了这方面的科学知识,实在这个行业将来祖国一定用得着,所以回国就转行,期望把这个理念灌输给国内同行,少走弯路。